青飼料裹包機
您當前的位置 : 首 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新聞

看安徒生故鄉如何寫就農業“新童話”

2018-07-02 10:05:48

  丹麥農業的發展離不開優渥的自然條件,離不開獨特的合作文化,更離不開政府的推動、監管和扶持——近年來,丹麥政府在可持續利用、增加原料來源、提高競爭力、發展糧食生產、促進出口等多個領域製定了數十項行動計劃;對於農業合作社的發展製定並實施了一係列有針對性的幫扶措施;還對農產品生產實施了“從農田到餐桌”的全程監管。在全方位的監控下,農場主違法的成本相當高

  因誕生著名童話作家安徒生,丹麥被譽為“童話王國”。其實,丹麥的另一張名片——“農業王國”,同樣享譽世界。

  隨車在丹麥日德蘭半島的高速公路上飛馳,一片片平整的農田映入眼簾。和煦的陽光下,拖拉機等農具在黝黑的田野裏轟鳴,豬牛等牲畜在鮮綠的草地上徜徉,此情此景與大多數歐洲國家路旁隻有樹木的單調形成了鮮明對比。

  青飼料裹包機廠家告訴您:在丹麥,農業是一條貫穿第一、第二和第三產業的大鏈條。在這個鏈條上,農場主、合作社、科研人員和政府各司其職,靠著獨特的合作文化、一絲不苟的精神以及對農業的重視和熱情,不斷將丹麥農業做大做強,鑄造“小國大農業”的典範。

  農民是富有的代名詞

  在丹麥,全職農場主家庭平均年收入約為47萬丹麥克朗,高於城市服務業高級職員的平均年收入

  丹麥地處北溫帶,降雨充沛,土地肥沃,農業發展條件得天獨厚。全國耕地麵積約為270萬公頃,占國土麵積的61%,但僅占世界耕地麵積的0.18%;全國人口520多萬,但直接或間接從事農業的勞動力才18.6萬,農業人口僅占全球農業人口總數的萬分之一。一個丹麥農產品年產量可以養活3個丹麥,農產品出口占丹麥出口的四分之一。

  由於農業人口基數小,丹麥農場麵積一般較大,平均可達70公頃,其中20%的農場麵積超過100公頃。在這裏,“農民”是富有的代名詞。

  丹麥統計局的數據顯示,全職農場主家庭平均年收入約為47萬丹麥克朗,高於城市服務業高級職員的平均年收入。農場雇工的月收入高於城裏服務員的收入。僅從農業人口的收入看,丹麥城鄉之間已經沒有差別。

  尼爾斯·延森是南日德蘭郡倫德斯科夫市的農場主。20年前,他對農場進行了有機化改造,開始養殖有機豬。延森目前擁有5個農場,麵積約為600公頃,雇著12個工人照看1個有機豬場、3個傳統豬場和一個穀物農場。

  4個豬場每年出欄3萬多頭豬,僅有機豬場的年收入就達250多萬丹麥克朗。當記者說他是個百萬富翁時,延森笑而不語。他說雖然收益可觀,但投入時間和勞動強度都比上班族高。

  蘭迪·文菲爾德在丹麥第一大島西蘭島的奧特魯普經營著一個麵積27公頃的農場。6年前,她貸了400萬丹麥克朗買下這座農場,並進行有機化改造。

  和延森相比,蘭迪是“小規模經營”:她農場裏養著1600多頭豬,偌大的農場僅靠她和一個兼職的農科大學生操持,女兒偶爾會幫把手。作為主要勞動力,她每周要工作70個小時。雖然辛苦,但她早已還清貸款,手頭還有餘錢,一家人住在寬敞明亮的二層小樓裏,出行也十分方便。

  空閑時,她會去哥本哈根聽音樂會,雖然票是城裏朋友送的,但她說自己的收入要比送票的朋友高。

  雖然收益可觀,但由於門檻高、勞動強度大等原因,青年人對農業的熱情還是不如父輩那麽高,丹麥農業人口數量近年來也在不斷下降。政府、合作社以及行業協會也遇到如何吸引年輕人“回歸農業”的問題。

  產業鏈講究精細分工

  丹麥養豬產業鏈分為育種、仔豬養殖、成豬養殖和生豬屠宰四部分。農民可根據自身興趣、硬件條件以及技術特長選擇合適的經營活動

  農業在丹麥有悠久的傳統,但自上個世紀初以來,隨著農業生產的全球化蓬勃發展,丹麥農業分工越來越細,專業化程度穩步提高。

  以養豬業為例。20世紀30年代,在美國和波蘭廉價麵粉的衝擊下,丹麥農場紛紛轉向以養豬為主,並逐漸把養豬業變成了農業的支柱產業。丹麥生產的豬肉90%用於出口,幾乎占農產品出口的一半。中國已經成為丹麥肉類產品的第三大出口國,僅次於德國和英國。

  同樣,丹麥的養貂業在世界也獨占鼇頭,每年生產上千萬張優質貂皮,和豬肉、奶製品一起並成為丹麥的三大出口商品。

  即使在一個行業,工作也越來越專業化。丹麥養豬產業鏈就分為育種、仔豬養殖、成豬養殖和生豬屠宰四個部分。產業鏈間分工明細,使得農民可根據自身興趣、硬件條件以及技術特長選擇合適的經營活動。

  19世紀80年代,為解決英國市場反饋的丹麥豬過肥問題,種豬繁育計劃“丹育”應運而生。“丹育”是由私營豬場以合作組織的形式進行的聯合種豬遺傳改良計劃,由哥本哈根的丹麥養豬研究中心組織實施。公開資料顯示,養豬研究中心選出了世界上優秀的種豬,連德國、波蘭等歐洲農業大國都紛紛進口丹麥的活豬。

  在養殖方麵,丹麥養豬場分為有機和傳統兩種。規模較大的豬場一般建有仔豬和成豬養殖場。以延森的有機農場為例,母豬產仔後會與小豬仔一起在有機農場散養,吃的是專業有機飼料公司生產的飼料。小豬仔長到一定重量後(一般為三個月),會轉至成豬飼養場裏養至出欄。

  鑒於這種模式前期硬件建設成本較大,有的小農場主則專門飼養豬仔,養至一定重量後賣給其他隻做成豬養殖的農場主。

  蘭迪就是采取的這種模式。但這樣做也有風險:前不久,與蘭迪合作多年的成豬養殖場因自身原因決定不再買她的豬仔,她今年不得不把小豬仔獨自養大,這意味著更高的養殖成本和更大的勞動強度。

  屠宰和銷售的工作則由專業公司負責。丹麥生豬屠宰和豬肉生產企業“丹麥皇冠”幾乎壟斷了生豬屠宰和銷售。

  “丹麥皇冠”下屬若幹個子公司,經營不同的業務。如Friland公司專門負責有機豬的購銷。據公司行政總監亨裏克·比爾曼介紹,Friland每年會與豬農簽訂收購合同。農場主負責養,Friland負責市場調研、風險評估和產業規劃等。待到豬出欄時,Friland會統一收購。

看安徒生故鄉如何寫就農業“新童話”

標簽

最近瀏覽: